这个在日本定居的?#26412;?#20316;家一生致力研究中日戏曲为古老唤出生色

2019-5-28 14:41| 发布者: cnxqw| 查看: 12339| 评论: 0|原作者: 孙小宁|来自: ?#26412;?#26085;报

摘要: 每一个时代都喜欢追新逐异这个时代尤甚新街新楼新科技无不在刷新着人的眼目视听如果还想在这诸多的新当中稳住些心神大抵还需要另一种力量相抵每当这时心头便浮出一些人来对自己说别慌着什 ...

       每一个时代都喜欢追新逐异这个时代尤甚新街新楼新科技无不在刷新着人的眼目视听如果还想在这诸多的新当中稳住些心神大抵还需要另一种力量相抵每当这时心头便浮出一些人来对自己说别慌着什么急看看不是还有比你还旧的人不也?#31449;?#27963;得有声有色有底气吗往来于东京与?#26412;?#20043;间的靳飞便成了这样的参照对象

    沉郁与飞扬很少能在一个人身上融合得天衣无缝但在靳飞身?#21916;?#19981;违和沉郁的部分和他内在的作为作家学者的文章著述很搭?#27426;?#39134;扬而生动的部分又和他的戏剧制作人?#26412;?#25103;曲评论学会会长之类的外在身份吻合但归根究柢在我眼里他就是新崭崭的当下活脱脱一个染旧的人那种探不到底的旧有时会化为无数条通幽曲径让你不自觉想朝着其中一条探进而他自己则在不同路?#37117;?#36759;转腾挪交错织缀于是乎那些或早被化为旧的事物就被他重新唤出本该有的生色虽不足以盖过时代舞台中央那些炫与新但被他这样积年累月紧锣慢鼓地鼓捣着慢慢也透出层层新意与美?#23567;?/SPAN>

       一如他一生都致力于研究探索的中日戏曲的魅力

     说到旧其实还要再做一层界定有些人的旧或许只是一种生命点缀有些则是出于对现实的逃避而使生命失去活力的?#22253;?#20043;旧而在靳飞它?#21796;坛?#20986;一种稳定而厚实的生命底色而且时时促发他内在的使命与动力探究这种使命与动力的成因自然有很多前?#23621;?#35760;需要补述连同许多故人许多往事但同样不必急在某些契机下靳飞会自己翻腾出来形于言表著于文中都说?#19988;?#19981;可靠但见他所说所写可都历历如绘所以你认识了靳飞就好像无形间知道了好多事认识了好多人他们大多已逝去但因靳飞就还能多少触摸到他们的声息

             1 归去来?#26412;?#19996;京?#25945;?#30475;

      靳飞出生于?#26412;?#22914;今与一家妻小定居于东京

     在现在的?#26412;?#20182;有一个住所但已不是昔日那个家去国之前的老宅留在他早年一本随笔集?#26412;且?#37324;?#20102;?#22522;本能在安定门一带划一个不出几里的方圆靳飞的笔触固执地锁在少年青年时代生活游走的轨迹里叙述的中心构?#36857;?#26159;有很多人杂居的四合院从一个微观天地识人阅世靳飞的观察显示了他的某种早慧早熟他能把一个院子的芸芸众生以及明里?#36947;?#30340;关系都看出个百八十的明白叙述分寸得当丝毫不给人揭别人隐?#34903;?#40481;零狗碎难得的又是?#23454;?#20013;那种?#23588;?#38386;雅与淡淡感怀已经颇带出些阅尽千帆的老文人之味而这本书出版时他不过三十出头所谓于方寸之间天宽地阔分间布白错综其事其味隽永?#31508;?#20013;这种对治印大家的评述也可以同样用到他在这本书的文字运用上这乍看有些过于老成但如果深入到他书中所涉及的人情交往以上岁数的文化老人居多又便显得自?#27426;?#28982;

     书中文字还?#26376;?#20986;他对曾经与生命有过交集的人与物的心心念念老祖?#28014;?#26087;邻居老恩师张中?#24418;̣?#36830;同一本小人书一套旧邮票一枚印章都透着时间之味所有这些又引着他向生命的前后与周边探寻并走向历史的纵深只是不舍的旧物在散去交往的前辈已有人离去只有生活之流滚滚向前他也注定将从生他养他的?#26412;?#36801;?#39057;?#24322;乡异地中去

     日本东京因为一场跨国婚姻成为他第二个生命安放地一边尚有生身父?#28014;视亚着?#37027;一边则是妻女以及另一个大家庭两头拉扯几处奔波怕就是他那句年来几经?#32512;?#30340;慨叹之缘由

     他并没有失去与?#20351;?#20043;间的情感纽带妻子波多野女士与他就是以中国戏曲结缘的出国前还一起即兴出演过霸王别姬戏中妻?#24433;?#34398;姬他却不是且不喜欢演霸王只做了旁边护驾的一位等于拿台上的护姬角色做了生活中的表?#20303;?#27874;多野女士的祖父是与梅兰芳交情深厚的汉学家不消说这个东京的大家庭本身就有着很深的中国印记

    而靳飞又是怎样转换自己融进这异国异地的氛围当中的呢时隔多年后的2017年春天当他站在?#26412;?#30340;日本大使馆颁奖台上领取日本政府因为对中日交流的贡献而颁给他的表彰状时他承认这么多年他对日本文化的观察与学习用的更多是东方意味的禅宗的方式放下文字去听去看?#34917;?#40664;察直接领受

      而能让他直接领受的日本的世界他认为是日本传统?#24080;?#33021;乐与歌舞伎

     只是没想到在日本第一次看传统歌舞伎看的就是国宝级的歌舞伎?#24080;?#23478;坂东玉三郎的戏他被坂东玉三郎的表演所折服演出结束后便到后台找他想表达自己的敬意而坂东玉三郎上来跟他谈的却是京剧他很严肃地问我中国的京剧为什么不注重男旦了他说和许多中国朋友都聊到这个问题但他们虽然?#19981;?#24212;着却始终没有人真正出来解决你们不?#38386;Q?#36825;第一次相见基本上是一个怼与被怼的场面想来都够别扭的但是靳飞却从这别扭中一下子窥到了坂东玉三郎对?#24080;?#30340;真心他回国立马到深圳找了胡文阁坂东玉三郎?#24067;?#32422;承担了一个中国演员到日本学戏的费用

        中日版昆曲牡丹亭剧照

     ?#38498;?#22338;东玉三郎的相识相知来推想靳飞和那些从事日本古典?#24080;?#30340;老?#24080;?#23478;的交往也同样应该是充满了戏外戏的靳飞后来也带他们到中国与京剧的老?#24080;?#23478;做过交流作为?#23383;?#25105;有幸看过坂东玉三郎在中国舞台上出演杜丽娘的中日版昆曲牡丹亭以及去年日本歌舞伎的来华演出这些后面都有他的参与只是有些显有些隐罢了

     我?#20004;?#20173;期待靳飞能以日本的这类?#24080;?#23478;为主体写一本东京?#19988;E?#20294;由一出中日版牡丹亭的?#23548;?#24320;?#36857;?#20182;其实已经把另一座城市的气息带到了中国在那些演出里面?#21796;?#26377;不同于京剧的另一门古老?#24080;?#30340;精湛也有东京还叫江户时的风致

          2旧风旧雨同行者谁

     这样的靳飞对我来说到底还是?#20173;?#21448;近的和他那些时常挂在嘴边曾经交往过的老人一样但有时候又不得不承认只有保有这样一种距离感才能够有余裕说他就当说一个?#19988;?#20013;的人?#19988;?#26377;它的筛选机制也就无所谓完整不完整

     再直说那个近距离地与你同处于?#26412;?#20919;?#27426;?#25171;个微信语音电话过来的靳飞倒是着实让人有些发怵呢因为他叨咕的事情太多听着真是千客万来的一桩桩纵然无外乎是戏人以及知人论世他一直强调这应视为一件事但要把它们融会贯通?#20013;?#35201;和他有同样的眼界与经见而我们一路走来的人生有多少人像他那样打青枝嫩苗时起就和老树劲藤在一起?#20160;?#28982;后浸泡出那样三生三世的老灵魂但听着听着无疑又让你忍不住望向他的来路

     很多人知道靳飞当然是因为张中?#24418;H?#20182;也曾在?#24418;?#36523;后有一本书结集?#23567;?#24352;中行往事若干年后我?#20102;?#26159;将它与?#24418;?#30340;负暄三话一起互读有意思的发现是?#24418;?#30333;描了很多同时代人却没有写到靳飞这从另一方面理解离?#23186;?#30340;人或不会想到或不急于着墨在这本书的代序中?#19968;?#26159;窥到了这样的画面先生由那位写文章有凌霄汉阁王味道的靳姓青年陪着没打着车一老一少悠然地坐上三轮摇摇摆摆地走了

    高妙的白描如同高妙的演员在舞台表演只给你展示背影就把该说的都道尽只这摇摇摆摆的三轮车上的悠然不说放到它出现的那个时代就是再向前推也依旧是某种中国文人才有的风?#19969;?#36825;当然像极了负暄三话中?#24418;?#35828;事的味道?#24418;?#38386;话之所以到今天还耐看皆因为它融进了?#24418;?#19968;生的学问智识与阅人的洞见一个年轻人从这样的文字开始热爱进而与著述者不离左右从而开启一种知人论世意义上的通天地阅古今的活的学问的深研这起点怎能不令人羡慕何况这样的老人还不止?#24418;?#19968;位

                                              与张中行先生

     靳飞后来又有随笔集旧风旧雨出版时已距前书相隔十多年我们得以见到更多与靳飞生命有过交集的人但他们入到靳飞笔下基本都属于怀人篇世上?#31449;?#25925;人少集中唯觉祭文多行到中年的这种?#24405;?#19982;痛靳飞比同辈人更早地领略到而我之所以格外深切地感受到还因为有相当一部分发在我编辑的?#26412;?#26202;报的版面上因为对接这些文章我们的往来交流自然更多一分这些人便俨然也走入我的生命当中这长长的名单中包括周汝昌范用吴祖光绿原严文井刘曾复林连昆韩善续乃至?#20221;?#29590;?#20221;?#29605;

     我相信在?#24080;?#19982;人生的?#39134;ϣ?#20182;们分别给予靳飞不同的生命滋养这种活生生的言传身教已经不是单从文字中就能获得这种活的丰神并不止出现在靳飞的笔下零敲碎打也通过热到发烫的?#21482;?#20256;送到我的耳朵当中那种说不出而在心里反复回想的精彩一定经常发生在靳飞与老人的人情往来当中这笔无比受用的人生财富也可能是靳飞想要努力解析并传承下来的中国文化中的一部分

     靳飞最近的戏剧?#27815;?#35848;的是昆剧名家韩世昌他给?#27815;?#21629;名为韩世昌中国昆剧中的赵氏?#38706;?#25105;一方面觉?#20040;?#20154;陌生又恍然觉得在哪儿见过此人名字待翻到?#24418;?#19977;话韩世昌的名字早已入到老人笔下短短的一篇人物素描在今天的靳飞这里已经在做一篇昆曲的大文章

     而将韩世昌比喻为赵氏?#38706;?#30340;标题一出来我脑子里想的倒是?#33322;?#39134;自己又何尝不是某一个意义上的?#36867;?#21602;那么多老文人老?#24080;?#23478;身上所积聚的东西不都通过昔日的交往演示说道给他了吗

          3民国京剧一个重新理解的过程

       信而有托回报以义靳飞对京剧所投入的热情以及从各个方面开启的探源细究都有这样的意味在

    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24120;?#20845;代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后来有人在其后又加添了明清小说?#20445;?#25105;以为还可以再添上民国京剧

     靳飞把开启的民国京剧研究放在了这样的?#21480;取?#32780;从这个高点看过去民国京剧已不是一面宏伟而内容驳杂的历史墙而几乎是一座立体建筑这建筑之每一构件?#30475;?#30340;拼接乃至房前屋后都有重新探寻打量探究的必要他为此著文与之相关的群体已经从?#24080;?#30028;人士扩展到金融界政界人士经?#22235;?#24515;地细细碎碎拼合这项研究已经接近民国史的性质:它是一部以京剧为主体折射到方方面面的民国史最重要的是京剧是与时代并行的新文化的一部分

     梅兰芳是靳飞目前研究最深着墨最多的京剧人物之一梅兰?#24049;?#38754;的梅?#22330;?#32512;玉轩等历史人物?#21512;?#34987;他?#39057;?#21069;台人们由此知道昔日?#25918;?#25103;剧?#27597;?#20043;所以能获得成功?#21796;?#21644;这些隐在其后的人有关还得益于许多?#24080;?#20043;外的运行机制

     做这种学术的大文章一般的学者面对的更多的是一些戏曲人物的历史文献资料而在靳飞的案头多了一些昔日银行的账本多是从贩旧书处淘来靳飞认为文字的历史是容易更改的不能更改或者还想不起来更改的是银行账本而能从一行行枯燥的数字中看到某些历史的隐约线索得益于他早年在税务学校学习的经历

                                            2016年与?#20221;?#29590;先生在保利剧院后台

     靳飞在个案的研究基础上已经有梅?#29486;票?#31496;问世之后又为舞台生活四十年梅兰芳回忆录做了十多万字的导读看那洋洋?#39749;?#20960;近一气呵成的导读文字惊讶的其实是这么一个戏曲人物舞台生涯的回忆录竟然能带起中国报业转折期一段波云诡谲的新闻史其中有不少老文化人身影他们之后的人生起落也同样被编缀其中还端的是写得像侦探推理探案一样悬疑好看怪不?#23186;?#39134;总说人要多多看戏看戏的功力若用到人生的?#32842;?#19978;也是老辣?#23186;?/SPAN>

    而读梅?#29486;票?#31496;我仿又回到几年前在他的?#26412;?#23478;中看他给弟子董飞说戏的场景一字一句一个身段地抠活脱脱一种现场教学外人所不知道的戏在人身上的意味在靳飞的这本书中几乎也是如此这般一个唱词一个身段地在分析再现以笔追丰神?#24080;?#30340;法度已可窥见一斑

   不知大?#24080;?#23478;之大则不知己身之小也我愿意把他最近所说的这句话作为他为民国京剧所做一切的脚注并以此理解他生命中飞扬的那部分

   作为戏曲的外行我竟也被他一次一次拉进和戏曲有关的微信群当中看着越来越多的陌生名字在为一个戏曲话题或者怀旧或争论而他时不时也参与其间真不知他有多少精力在百忙之中还能如此抽身于聚谈当中?#21796;?#26159;参与而?#19968;共欢?#20026;其中添加柴火数不清的回合之后再看那些言语的你来我去犹如看到一盆永不会熄灭的炭火

     这或许正是靳飞所?#28014;?#36825;个时代当中很多东西即使说得再珍贵?#19981;?#38656;要守护?#26377;?#25103;曲在当今就是这样一种边缘上的存在靳飞让愿意为它付出心力的人彼此看见这本身也是一种相互激励与取暖

       芥川龙之介曾有一部短篇?#23567;?#25103;作三昧摘抄小说中一个片段在这里

   这时映现在他那帝王般的眼里的既不是利害得失也不是爱憎之情他的情绪再也不会为褒贬所左右了这里只有不可?#23478;?#30340;喜悦要么就是令人陶醉的悲壮的激情?#27426;?#24471;这种激情的人又怎么能体会戏作三昧的心境呢又怎么能理解戏作家的庄严的灵魂呢

        这是芥川龙之介为小?#25269;?#20154;公那个戏作家所做的最后画像我想靳飞也是能深谙其中滋味的

人物小传

        靳飞上世纪60年代末生于?#26412;?#26366;任中学教师报刊编辑

        少年时开始写作与戏剧研究师从张中?#23567;?#21556;祖光严文井许觉民胡絜青萧乾叶盛长李天绶等

     90年代初移居日本先后任教于朝日文化中心东京大学2004年至2006年任东京大学第一位外国人特任教授首任驻?#26412;?#20195;表处代表

    2006年至2011年与日本歌舞伎?#24080;?#23478;坂东玉三郎共同创作中日版昆曲牡丹亭担任总制作人导演编剧于京都?#26412;?#33487;州上海东京香港等地公演

    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策划制作?#20221;?#29590;关根祥六坂东玉三郎主演的中日戏剧大师汇演?#20445;?#34987;誉为?#25226;?#27954;传统戏剧出现在21世纪的第一座高峰

      2011年?#20004;?#21382;任?#26412;?#22269;际曲社社长?#26412;?#20140;昆振兴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26412;?#25103;曲评论学会会长

     著有风月无边樱雪盛世?#26412;且E?#33590;禅一味煮酒烧红?#19969;E?#27785;烟心事牡丹知张中行往事梅?#29486;票?#31496;旧风旧雨等,与邱华栋祝勇共著日本意象,主编中国京剧经典剧目汇编?#20221;?#29590;画册?#20221;?#29590;纪念文集等

来源?#26412;?#26085;报副刊 孙小宁


鲜花

?#24080;?/a>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
20ѡ5ͼ2Ԫ